相关文章

临沂本地生物电企外省"找米下锅" 本地秸秆一烧了之

  “治霾”这场战役已经打响,关闭污染企业、上排污设施,各行各业都在为战胜雾霾而努力着。作为“吃进去是草,发出来是电”的新能源生物发电行业一直在为环保默默做着贡献,而秸秆燃料却一直困扰着企业的发展——本地秸秆收不起来。为了收到足够的原料,他们不得不跑到江苏省等外省去收。在他们看来,本地的秸秆如何才能够得到最大程度的利用,而不一烧了之,是摆在面前的一道难题。

  本地秸秆收不起来只好跑到外省去收购

  国能临沂生物发电有限公司位于兰山区义堂镇北部,满负荷运转的话一天能发70万度电,但一天要“吃”进去约900吨原料,这些原料囊括了秸秆、树皮、花生壳等17种物品。

  为了保持燃点和燃烧值的相对稳定,这些原料需要配合使用。就是这些不被重视的原料,经过生物发电后,变成了电能,输送到千家万户。

  “你看,我们现在收的基本上是树皮和秸秆燃料,而秸秆80%以上要跑到江苏等地去收。”国能临沂生物发电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赵雷说,2011年他们曾经做过燃料获取的理论数据,临沂玉米秸理论资源量为60.8万吨,可收集系数为30%,可收集资源量为18.24万吨,可获取系数为1%;而小麦秸秆临沂的理论资源量在39.95万吨,在可收集系数、可收集资源量和可获取系数都是空白。

  为什么是空白?赵雷经过一番调查后了解到,原来在临沂市场上,麦秸的综合利用率连总产出量的5%都达不到,麦收季节,农民忙着抢收抢种,而麦秆又不能长期粉碎还田,为了方便,一把火烧掉变成了秸秆处理最省事的解决方式。一点少得可怜的麦秆幸运地得到重复利用,比如运送到养殖厂和造纸等行业,而他们能收到的本地秸秆更是少之又少。

  在国能临沂生物发电有限公司的原料收购厂区,记者看到,一辆辆满载树皮的三轮车正在排队进行测量和称重。记者询问这些送货人员为什送的全部是树皮,而不是秸秆,其中一位送货员这样说道,本地秸秆大部分被烧掉了,剩下的一小部分也比较分散,收集起来比较麻烦,根本没人愿意接这个活。

  收秸秆是个苦差事3个人一天才赚200元

  新桥镇大官庄53岁的李传恩就是大家嘴中所说的秸秆收集人,四里八乡地去捡拾别人不要的秸秆,干了已经五六年秸秆收集工作的他不懂什么环保,把地里没人要的秸秆晾晒、收集起来送给厂子,能换回零花钱是他行动的动力。

  五六年前,一到了麦收和秋收的季节,李传恩和其他的农民一样,除了留够家里牲口吃的草料外,剩下的秸秆也基本上是一烧了之。后来,手头拮据的他慢慢发现,秸秆还能换钱,把秸秆送到周边一些厂区做燃料,可以换回一些零花钱,从这开始,李传恩开始当起了秸秆收集人。

  “玉米秸秆集中收集能有2个月左右的时间,而小麦秸秆时间更短,才10多天。”李传恩说。因此,他是和妻子以及70多岁的老父亲一起干,他家的三轮车一车能拉3000斤左右的秸秆,而这至少是6亩地的产量。

  李传恩给记者算了笔账:他们村3000多亩秸秆地,养殖储存去掉一半,剩下的一半中,家里不外出打工的人舍不得扔掉,舍得将秸秆随处扔的也就是着急出去务工的,所以,每天的收集量非常有限,他有时候要跑到10里地外的地方去寻找秸秆。这些秸秆就被随手仍在田间地头,甚至是沟壑里,要想把这些都收集起来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活,要一点点收集起来,一捆一捆打包,然后运送到车上,一天下来,除了衣服变得脏兮兮,就连鼻孔里都是黑乎乎的,年轻人根本没人干这个活。也正是因为不是个好差事,所以很多人宁愿随手扔了,一把火烧了,也不愿意费这个事去换那么一点钱。

  即使这样,在麦收时,他们3人一天能拉上个两三趟,但随着秸秆的陆续减少,他就开始骑着摩托车到处寻找货源。整理、晾晒、装车,有时候三口人忙活一天,才能收集到一车秸秆,一斤秸秆在7分钱左右,3000斤秸秆能换回200多块钱,这还不算运送的油钱。

  但是就是这些钱,对于李传恩来说,已经有了足够的动力。“给人家打工还得卡着时间点,不自由,收集秸秆可以吃得暖暖和和再去干,没有时间限制。”这也许是李传恩坚持五六年的另外一个原因。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